前年配资首席对策|专访高挺:市场向上调整的动力和板块机会

  • 时间:
  • 浏览:8

本期《首席对策》探讨下半前年配资年A股市场前年配资的投资策略及行业机会,专访的嘉宾是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高挺于2015年10月重返瑞银证券,担任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主要负责A股策略研究。他专注于中国市场宏观经济研究和投资,经验丰富。

调任前,高挺在香港担任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亚太区宏观经济主管。在此之前,他于2010年8月加入瑞银证券,担任财富管理研究部主管兼首席中国投资策略师。他的研究范围包括中国本地市场资产配置策略、市场展望、A股股票行业策略等,同时负责瑞银证券财富管理研究部的管理。

在加入瑞银证券之前,高挺任职于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先后担任经济学家和首席A股策略师。高挺在2008年被《新财富》杂志评选为年度最佳中国股票策略师。1998年到2005年间,高挺担任美国密苏里大学的助理教授,在2005年间,亦曾以教授身份,短暂地任教于新加坡国立大学。1996年高挺曾于美联储国际金融部作夏季访问学者。

高挺拥有堪萨斯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学位,以及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

笔者总结本期《首席对策》访谈挖掘的精华观点如下:

随着整个资本市场的开放,从更长的时间轴来看,未来五年、十年,外资在国内资本市场的参与度会大幅提高,包括国内的证券业务、资管业务等等都会为外资金融机构带来种种投资机会。MSCI纳入其实是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和国际资本市场接轨。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前年配资一步提升,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资本账户的开放。但比国际化更重要的是,是对中国整体经济的稳健发展以及避免较大的金融风险的一个考量。

如果经济下行的数据比较温和有限,市场风格切换有一定的可能性。但不会出现过去非常极端的表现,而应该是一个比较均衡的状况。

今年以来,受到海外市场的波动、对中美贸易摩擦的担忧、以及对下半年经济运行的过度担忧,目前投资者对市场持有悲观的预期,信心低迷。未来对这个预期的调整会带来市场向上的机会。

海外投资对中国未来增长的前景判断,认为消费是一个可持续的增长。此外,医疗保健行业,以及科技行业,中长期看是有一个持续的前景。

目前,中国一些高新技术产品的自给自足能力还较弱,需要依赖海外关键性的产品及技术。在这方面,未来需要加强。中国在创新方面已经投入了很强的资金和优秀的人才支持 ,以及政策的鼓励,未来一段时间较快的提升是可以预期的。

目前,A股MSCI5%的纳入,与其他国家相比,起点较低。但未来两三年会有一个较快的提升到20%。海外投资者会考虑可投流通市值,以及行业分布,对于纳入的股票整体上能反映中国经济及市场。所以,未来MSCI筛选股票,考虑会是这两方面:市值以及行业分布。

以下是精选的《首席对策》访谈文字实录:

李策:您好!扩大对外开放是今年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券商控股权对外资开放打响了第一枪,您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高挺:我觉得整个资本市场的开放,看过去是一个比较大的趋势,券商、资管等等都在走,所以我觉得这个时间拉长了,不是说未来一年,可能是未来五年、十年,外资在国内资本市场的参与度会提高很多,不单是通过北向这些投资,在国内的证券业务、资管业务都会扩大蛮多的,其实这个会给很多外资机构、金融机构等等带来各种各样的投资机会。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其实大家都看到了。

李策:你怎么看下半年是不是会存在风格的切换问题?

高挺:我觉得这段时间小盘股走强,一方面是因为大盘股在过去两年已经表现的非常好,另一方面也是大家对经济的相对偏悲观的一个预期。我们是判断今年经济确实会有一些降温,但是应该没有那么悲观

李策:您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目前存在的主要阻力是什么?

高挺:国际化是一个蛮长的过程,有很多事情会影响它,我觉得大体的推动力,咱们先说推动力的话,其实还是看中国在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上的重要性,因为这个是海外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群体使用人民币的主要原因。所以如果我们聚焦贸易这一块,中国在国际上非常大了,占比也很高,金融这一块可能是一个短板,现在我们说MSCI纳入等等,其实都是在更多的推动中国资本市场和国际资本市场的接轨。其中有一个,为什么我们会有MSCI纳入,然后又根据沪港通这个机制来呢?也就是一个准入,由准入带过来实际上是一个资本账户的开放问题,现在即使沪港通的形式来的话,它相对还是一个比较闭环的设置,单向总体没有额度了,或者是每天的额度提高很多,但是还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体系,所以未来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如果是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提升的话,可能是资本账户的开放。

李策:那么接下来您对A股市场是怎样的一个判断?

高挺:总体我觉得是一个向好,这里面有几个因素在里头,我们先说这段时间为什么这么弱,尤其是1月末之后,有美股的大幅调整,海外的市场波动增加,也有中美贸易大家的担心,还有大家对国内经济的一些,比如说去杠杆等等的压力。我觉得这些带来市场调整其实也反映了很大预期上的变化,实际经济有没有那么差,或者说大家非常担心下半年会很差,至少现在的各类指标,宏观指标看过去都还比较平稳,那么中美贸易暂时有些缓解,未来可能再回来,但至少不会比一个月以前或者两个月以前更差。

整体的经济状况没有那么差,其实现在比那时候要好很多,信心非常低迷之下,未来我觉得如果是整体的经济没有像大家悲观预期中下半年经济急速下滑,盈利大幅下降,我觉得这个市场应该向上的概率更大一些。

李策:增量资金的入市对是否有望刺激蓝筹板块在MSCI的催化前年配资剂下展开修复行情?

高挺:我觉得可能会,不是百分之百,因为大盘蓝筹的超强表现是在过去两年,就是持续非常强的表现,很多事情都是在股市,它不会一直下去,中间会发生一些变化,我觉得市场环境、市场条件,大家的预期,这段时间实际上是有一些判断,我们说整体市场的情绪是偏弱的,跟海外,刚才说中美等等都有关系,但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是对下半年经济的一个担心。

李策:怎么样来进行投资机会的筛选?

高挺: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说我们从北向投资可以看出来,海外投资对中国未来增长的前景的判断,更多的是认为消费是一个可持续的增长,消费之外,比如说这么大人口对医药的需求,医疗保健行业未来的前景,再加上一些科技股。其实跟很多国内投资者交流的话,大家也都认为中长期这些是一个前景,会持续的。所以这一块一定是时间更长一点,大家比较关注的领域,也会走的相对比较强。那么这个之下,我觉得需要看这段时间,就是市场下跌比较多,情绪非常低迷之后,一些周期板块其实也下跌了不少,我觉得是有点过度悲观的反映未来经济不会那么差的一个状况,这样短期未来三到六个月,我觉得一些周期性的板块可能还可以,包括这段时间大家争议比较大的煤炭等等。

李策: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下半年资本市场的风格和特点,您认为是什么?

高挺:我觉得在目前市场非常悲观之下,已经过度的担忧了未来经济的运行,所以这个预期的调整可能会带来未来市场向上的机会。

李策:部分行业的配置缺口,在您看来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些潜在的配置需求预计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变化?以及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高挺:北向的净流量和MSCI纳入以后可能带来多少A股的资金,这两个不太可比,原因是这样,其实北向的很多资金,它跟MSCI可能没有直接的关系,有些是因为它用了MSCI的指数作为基准,但大多数不是,所以这230多家公司里头有一些公司,原来就是很多海外投资者很青睐的股票,他们买这些股票,并不是因为MSCI纳入A股才买,所以这两个不太一样。所以说是不是会超过大家预期的1000多亿,我觉得超过完全有可能。

李策:您预计中国A股市场纳入MSCI的节奏将呈现怎样的演进过程?这个节奏与中国资本项目开放节奏有怎样的联系?节奏快慢对A股市场将产生怎样的长期影响?

高挺:我觉得这个可能会在未来两三年会有一个比较快速的提升,到20%,我觉得一点也不奇怪。这里面很大程度上是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准入,一个是国内市场的制度,至少我们看到这段时间准入这一块提升的很快,因为我们说的沪港通每天的成交额度拉大了很多吧?也没有总的额度。所以这一块至少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态势。准入在沪港通之外,其实还有QFII等等额度,RQFII额度的提高。所以前面一段时间从5到更高,我觉得会比较快,但时间更长就要看整个运行的状况怎么样,会有多年应该是这样的。

李策:如果下一步A股中型股(总市值在100-200亿直接)获准纳入,您认为MSCI将如何筛选个股?

高挺:有大型也有中型的股票。我自己感觉市值或者是海外投资者可投流通市值是一方面,同时它会考虑到行业层面的分布,使得它纳入的这些股票整体来说能够反映中国经济也好,市场,所以不完全是一个市值,市值很重要,那么它纳入更多,但总体平均市值会下来,但是它要考虑到行业的分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