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阳县股票配资官方智囊称改革遇阻:金融工作会议到现在也没召开

  • 时间:
  • 浏览:4

专访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基础性改革亟待推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提松阳县股票配资出以来,就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发展中的“高频词”。今年以来,随着权威人士的文章和访谈陆续发布,以及相关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的召开,改革的“路线图”已经越来越清晰。

7月2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也再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了部署。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当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势专访了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学家祝宝良,他也出席了7月8日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

他认为,此次政治局会议所提出的新思路,一定程度上是回应上半年改革所遇到的挑战。他指出,现在的问题是很多基础性改革还未得到推进,在未来的改革中,需要关注改革推进力度的问题。

处理好供给、需求和预期管理三者的关系

《21世纪》:有观点认为,7月26日的政治局会议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施方法有一些微调,透露出一些新信号和新思路,对此你如何看?

祝宝良:从这次会议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也就是“三去一降一补”,最后还是要落在改革上,而且是基础性改革,还有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比如“放管服”,这个大家没有什么疑问。

比如,国企和金融方面的基础性改革,松阳县股票配资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是改革不能走到计划经济的老路子上,大家一般都会认为去产能去库存要用一些计划手段,要用政府干预,但是我们强调还是要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次会议提出的思路其实以前都有,只是外界理解有问题,一说到改革很容易带有一些计划经济的色彩,比如搞产业政策,行政手段也要强化,这个不正确的,改革还是应该要以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21世纪》:你如何看待供给侧、需求侧和预期管理三者的关系?

祝宝良:以前大家好松阳县股票配资像把供给端和需求端给对立起来了,现在要改正,只搞供给管理不搞需求管理,肯定是不对的。需求端的改革能够为供给侧的改革营造一个环境,如果理解成搞计划经济,或者理解成供给侧改革改不动了就搞扩张,这是错误的,不能将两者对立。

去年中央提出供给侧改革以后,一直在强调推进改革,但要将供给侧和需求侧放在一起理解,不是说供给侧改革就不需要扩需求了。

在改革的过程中,传统产业要淘汰,新产业要起来,经济增速可能会有一些短期下滑。在这个时候需求端一定要发力,包括需要一些市场化改革和货币政策的松阳县股票配资支持,比如债转股等等。所以五大任务其实供给端和需求端都涉及到了。

强调管理好预期,我认为还是主要是三方面内容,一是政策要稳定,二是要靠改革,三是有问题大家可以讨论,然后去改善。我们说的预期,就是要把问题说清楚,如果还有问题大家可以去讨论,把预期基本稳定下来。预期管理可以为供给和需求端的改革提供支持。

基础性改革亟待推进

《21世纪》:在“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对此应如何理解?

祝宝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目的是解决供给侧不适应需求侧的问题,所以提出来“三去一降一补”这五大任务,五大任务的核心目前主要集中在产能和库存等几个方面。其中,产能过剩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层面,国企不改革,也不太可能把产能和库存去掉。第二个是杠杆率高,这里也涉及到金融行业和国企,渠道疏通不了,钱无法进到实体里面去,政治局会议是从这个角度来提出这些问题。

所谓基础性改革,从国企改革来看,国企改革的一大目的就是提高效率,提高效率就涉及产权制度、混合所有制等具体问题,这些都属于基础性改革,这些改革有些甚至现在还在争论,基础性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金融也是如此,金融的核心是为实体经济服务,但现在却在一些行业和领域拼命加杠杆。金融部门还是要先把最基本的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作用先发挥出来,杠杆过高容易产生泡沫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其实很多基础性的改革并没有做,需要关注这些比较核心的,同时又具有操作性一些问题。

比如民间投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降成本,除了土地价格和税负过高以外,很重要的就是融资成本问题。这些和国企和金融都有关系,大量商业银行也是国企,很多资金也都给投到国企里面去了,这也是为什么M1在涨,都是国企的钱在里面,民营企业拿钱拿不到,融资成本也很高。解决民企的问题,同样也必须要对国企进行改革,这是联系起来的。

《21世纪》:如何看待政治局会议上提出的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同时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祝宝良:房地产的供给侧改革,我理解的是五大方面的内容,一是土地制度,现在的土地制度有很大问题。二是融资机制,要找到一个满足居民购房需求的融资的机制,包括公积金制度的改革、成立一些政策性的银行。第三是税收制度,一些税制的问题必须要解决好。四是户籍制度的问题。第五是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问题。

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农民工城镇化的问题。所以,抑制资产泡沫主要针对的还是房地产和土地成本。降低宏观税负,除了营改增,我认为还有增值税的问题,增值税现在这么高,当时说要降,但是后来也没有执行,这一块其实可以考虑。

改革对经济下行的影响没那么大

《21世纪》:下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如何去推进?政治局会议为何强调要采取正确方略和有效办法推进五大重点任务?

祝宝良:下半年的话,供给侧改革我觉得至少要去落实,改革见效需要三五年的时间,但至少要先去做。

今年上半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遇到了一些阻力,改革进展也不如人意。原来说金融工作会议要召开,可能会有关于金融监管的内容,现在也没有召开。去库存却把房价拉起来了。“补短板”方面倒是有进展,“补短板”因为是加法,大家还是有积极性的,降成本也有一些进展。

成效不显著有许多原因,比如利益集团的阻力、一些理论问题的争论等等,但主要还是改革推进太慢了,其实即使从短期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经济下行的压力也没那么大。因此,将来还应加大改革推进力度。